70900

From SEDS-USA Wiki
Revision as of 03:30, 12 January 2022 by Memoryankle43 (talk | contribs) (Created page with "一雙耐克出廠價70元,代工老板賺到900億身傢<br /><br /><p data-track="6"><span style="letter-spacing: 1px;"><span style="color: #333333; --tt-darkmode-color: #...")
(diff) ← Older revision | Latest revision (diff) | Newer revision → (diff)
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

一雙耐克出廠價70元,代工老板賺到900億身傢

近日,中國臺灣出現瞭一位默默無聞的新首富——張聰淵。



早在上世紀90年代,他就借著當時大陸低廉的勞動力資源,開始到廣東做起瞭鞋履代工的生意。



如今,他掌控的華利集團,已是全球為數不多年制鞋過億雙的公司,工廠更是開到瞭中國之外的越南、多米尼加和緬甸。2019年,華利集團制造瞭1.8億雙鞋子。



雖然華利集團規模龐大,並且早已到大陸做生意,但由於行業發展等原因,它的主要訂單並非來自李寧、安踏,而是耐克、彪馬等國際品牌。



並且,憑借代工實力,華利集團今年4月一登陸A股,市值便飆漲至1000億。老板張聰淵傢族的身傢也水漲船高,一舉超過瞭富士康的郭臺銘和臺積電的張忠謀。



截至本周收盤,華利集團的市值雖有所回落,但張聰淵傢族身傢仍超900億。



01、在稻田中起傢



張聰淵成為首富,出乎瞭很多人的意料,包括臺灣本地人。



張聰淵發跡的雲林縣當地居民稱:“(如果)不是你們說他是臺灣首富,我們根本不知道有這號人物。



張聰淵在當地的名聲之所以並不那麼響亮,一方面由於其較為低調,另一方面也跟華利集團的發展重心早已遷往大陸,並且未在臺灣股票市場掛牌上市有關。



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臺灣有著制鞋行業發展所需的人口紅利。於是全球制鞋行業的重心,經從意大利、西班牙等歐洲地區轉移至日本、韓國後,又在七八十年代轉移至此。



彼時,耐克、阿迪達斯、彪馬等運動品牌的收入規模開始快速增長。以耐克為例,其收入從1987的8.77億美元增至1998的95.53億美元,年復合增長率超過瞭20%。



快速增長的消費需求下,品牌方對供應商的需求應運而生。



那時的臺灣除瞭人力成本優勢外,塑膠行業也在蓬勃發展,號稱“臺灣經營之神”的王永慶,早在1954年便成立瞭臺塑集團。



在人力和原材料的雙重優質土壤下,張聰淵所在的雲林縣便成瞭臺灣的制鞋重鎮。



20多歲的張聰淵,專科畢業後,就進入瞭制鞋行業。



一開始,張聰淵把工廠建在瞭稻田邊上,80-90年代,他與合作夥伴先後在臺灣、廣東等地投資瞭若幹鞋廠。



而他事業上真正的轉機,出現在90年代。那時,制鞋行業的重心開始從臺灣地區向大陸轉移。



沒過幾年,他和夥伴成立的良興實業就在香港上市瞭。1997年10月,隨著新股東的加入,良興更名為新灃集團。根據新灃上市時的售股書,張聰淵的持股比例為15.7%。



最初的新灃,的確把一門心思放在瞭鞋履代工制造上,這塊業務也主要由張聰淵負責,為生產業務總裁。



然而,隨著新股東的加入,業務開始朝著多元化方向發展,廣泛涉及品牌運營、物業投資、房地產等,作為起傢業務的鞋履制造所占的比重則愈來愈小。



與此同時,鞋業制造重心又發生瞭一次轉移,從大陸轉向瞭勞動力更便宜的越南等東南亞地區。



值得一提的是,張聰淵的子女同樣進入瞭制鞋行業,並於2002年後,先後在福建、廣東、河南的一些城市,以及越南,成立瞭多傢公司。



2013年,盡管已將部分產能轉至越南,但勞動力成本仍持續上漲,新灃決定出售鞋履制造業務。



人棄我取。張聰淵傢族(包括張聰淵夫婦及其子女共計五人)對其進行瞭收購。2014年後,張聰淵不斷在各地開設公司,逐漸成為耐克、UA(安德瑪)等品牌的重要供應商。



2018年,張聰淵傢族將其控制的鞋履制造相關資產和業務整合進瞭華利集團。



截至2020年末,華利集團共有43傢控股子公司,5傢在境內,並形成瞭“以中山為管理及開發設計中心,以香港、中山為貿易中心,以越南、大陸、緬甸、多米尼加為加工制造中心,臺灣承擔部分鞋材采購”的業務佈局。



2021年4月,華利集團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,市值超千億。



上市之後,張聰淵傢族通過香港俊耀、中山浤霆合計持有華利集團87.48%的股份。以本周收盤計算,張聰淵傢族持股市值高達900億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張聰淵的長子張志邦、長女張文馨、次子張育維均為中國臺灣籍及加拿大籍。



02、一雙耐克出廠價僅70元



張聰淵成功的背後,除瞭時代背景下的人口紅利外,也離不開耐克等清一色的國外大客戶。



這裡不得不提一下運動鞋履行業的經營模式。耐克、阿迪達斯等多數鞋履企業,采用的是品牌運營與制造分離的模式,即品牌方自己聚焦產品設計研發、 品牌營銷等環節,將生產環節外包給其他工廠。



還有一部分企業,采用的是品牌運營與制造一體模式,如萬裡馬、貴人鳥。安踏體育、特步等則同時采用上述兩種模式。



目前,耐克公司是華利集團的第一大客戶,雙方合作的品牌包括耐克品牌(Nike)及耐克公司收購的匡威品牌(Converse)。



2019年,耐克公司為華利集團貢獻瞭41億元收入,占其當年營收的27%。從將近三成的營收占比來看,耐克公司對於華利集團業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

從2020年上半年的數據看,耐克公司對華利集團的重要性仍在上升。



2020年上半年,華利集團銷售瞭3072萬雙運動鞋給耐克公司,而對應的23億元的銷售收入占瞭華利集團營收的33.3%。簡單計算可知,去年上半年,華利集團賣給耐克公司的鞋子平均每雙僅75元。



除去相對便宜的匡威品牌,大眾最熟悉的耐克品牌出廠價在華利集團招股書也有披露:2017年至2019年每雙運動休閑鞋平均銷售單價分別為70.43元、69.11元、72.41元。2020年上半年的同類單價有所上升,為80.20元。



也就是說,一雙動輒幾百上千元的耐克品牌運動休閑鞋的出廠價,不過區區70元左右。



雖然2020年上半年之後的數據還未披露,但華利集團在投資互動平臺表示,2021年一季度,華利集團來自耐克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長仍然比較快。



除瞭耐克之外,華利集團前五大客戶還包括范斯(Vans)、德克斯(Deckers)、彪馬(Puma)和哥倫比亞(Columbia)。2019年前五大客戶的收入占比合計高達86.14%。2020年1-6月,該數值上升到瞭89.47%。



值得一提的是,由於受產能的排期等因素影響,華利集團目前並沒有與安踏、李寧等國內品牌合作。



合作客戶之外,華利集團代工的鞋履主要為運動休閑類。2019年,運動休閑鞋收入占比達到78%,2020年升至81%。



由於華利集團的運動休閑鞋銷量較大,這有利於提高生產效率,控制生產成本, 因此華利集團對耐克公司銷售的毛利率也相對較高。



Statista數據統計,全球市場上運動鞋履市場需求快速增長。



主打運動休閑鞋的華利集團,就這樣站在瞭發展較快的細分賽道上。再加上,與耐克公司等簽訂的幾乎都是長期合約,客戶品牌穩定發展的同時,華利集團自身的發展也得到瞭一定保障。



雖然華利集團“傍”上瞭耐克等國際大客戶,但耐克等公司的發展也給華利集團的業績帶來一定的變數。



耐克公司2021財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,盡管集團收入整體表現平平,但大中華區收入增長瞭51%達22.79億美元,在總收入中占比升至22%。



但華利集團曾在互動易上表示,公司主要供應的是耐克等品牌的海外市場,運回中國區市場銷售的占比比較小。



另一方面,隨著國潮的興起,越來越多的國內消費者追捧李寧、安踏等國貨潮鞋,而業績比較依賴耐克等國外品牌的華利集團很可能受到影響。



對此,華利集團在招股書中也特別提示瞭客戶集中的風險。



03、擠出來的利潤



華利集團在A股上市後,雖然張聰淵一躍成為臺灣首富,但華利集團在鞋履銷量規模上並非鞋履代工領域的老大。



伴隨著臺灣人口紅利成長起來的還有裕元集團、鈺齊國際、豐泰企業。其中,裕元集團2019年鞋履銷量達3.22億雙,而華利集團為1.85億雙,差距明顯。



其實,華利集團最重要的看點不在規模,而在其超越同行的賺錢能力。



2020年受疫情影響,華利集團的收入雖略下滑至139.31億元,但凈利不降反升,達18.79億元。



將時間線拉長,2015年-2020年,華利集團毛利率與同行差別並不明顯,均維持在24%左右,但歸母凈利率在12%上下浮動,遠超同行8%左右的水平。



即便與大客戶耐克公司相比,華利集團也不遑多讓。耐克公司2018-2019財年的凈利率隻有5.31%、10.30%,華利集團則超過瞭12%。換句話說,做代工的華利集團,盈利能力上打敗瞭“高大上”的耐克。



作為一傢代工廠,華利集團的盈利能力是如何煉成的?



事實上,為降低人力成本,早在2005年華利集團就開始在越南佈局生產基地,並且主要集中在勞動力更便宜的北越地區。目前,華利集團90%以上的產量出自越南。



據海通證券研報,2019年華利集團人均創造凈利潤1.4萬元/年,高於鈺齊的1.23萬元,豐泰的1.15萬元,裕元的0.6萬元。



平均人效上,據東吳證券研報,華利集團由2017年每人每天1153雙增至2019年的1378雙。豐泰企業及裕元集團平均人效為800-900雙/人/天,鈺齊國際2019年也僅792雙/人/天。



除瞭通過控制人力成本提高利潤外,代工行業的技術含量也一定程度上突破瞭大眾的認知。與有些代工廠簡單拼裝不同,華利的代工工藝,並不簡單。



事實上,一雙鞋從設計到出爐多達100道工序。以運動鞋為例,鞋履一般由鞋面、防震(可沒有)鞋墊、底臺、大底構成,可分為運動休閑鞋、戶外靴鞋、運動涼鞋及拖鞋、其他專業運動類鞋等,制作難度比服裝大得多。



也正是因為鞋履制作工藝復雜,才需要專業制造商用生產經驗確保成本控制、品質、交期、環保等要素。所以近年來,運動休閑鞋品牌商,有集中供應商的趨勢。也因此,具備規模效應的代工,會接到更多訂單,和被更多品牌商青睞。



華利集團提供“一條龍”式的運營模式:開發設計中心為客戶開發具體鞋型;貿易公司在接受客戶訂單後,采購生產所需的主要原材料發往各工廠,工廠主要以來料加工的方式生產制造,產品生產完畢後按訂單要求直接發往客戶指定地點;然後貿易公司向各工廠支付加工費,並向客戶收取貨款。



據瞭解,華利集團一款新鞋,從初始設計到上市周期一般為12-18個月。



另一方面,由於華利集團隻代工,不賣貨,而在拓展新客戶上,公司曾公開表示,靠的是熟人轉介紹,“從公司跳槽去鞋履公司的人,會找回華利,一來二去,客戶就越來越多”。所以公司銷售費用較低,2017-2020年的銷售費用率維持在1.4%左右。



再加上公司管理費用率呈下降趨勢,給公司的凈利率向好提供瞭基礎。



但這並不意味著華利集團能高枕無憂。2021年3月,緬甸動蕩,臺灣鞋企寶成、阿迪達斯代工廠昌億等不得不宣佈停工。近期,越南疫情下,華利集團工廠未來是否會受波及仍存在不確定性。



此外,招股書披露,華利集團將在中山市擴產編織鞋面產能用於自有成品鞋生產。而前車之鑒是,同樣給耐克(服裝)做代工,且做出超2000億市值的申洲國際,也曾發力自有品牌,但因與其大客戶優衣庫設計極為相似而難成氣候。



如今,張聰淵已是73歲高齡,華利集團的千億市值會是一個新的起點嗎?



(作者丨華宇,編輯丨韓忠強)

聲明:文章出自 耐吉鞋 Blog轉載請註明出處!

耐吉鞋